从2008年开始,中国就成了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但最近,中国企业和富有的个人也开始对美国资产发生了兴趣

中国富人的新存款箱

来源:盛源彩票下载  |  作者:Craig Karmin   |  阅读:

最近,一小群富裕的中国投资者在纽约州韦斯特切斯特县(Westchester county)的一个高档公寓项目上投入了100万美元资金。这栋预定明年开售的红砖公寓楼配置了游泳池,并且在该楼顶层的天台能将哈得孙河(Hudson River)的景色尽收眼底。


这些投资人往这个项目中砸钱之前甚至没有进行过实地考察。为他们搭桥该公寓楼项目开发商的纽约房地产投资者辛格(Rick Singer)表示这笔交易进行得比较顺利,因为它满足了中国投资人的期望。

据近些年来曾为中国富人牵线过类似交易的房产经纪人说,这些中国投资人的目标之一就是将资金移出中国并注入美国的楼盘。

今年夏天,这一目标变得更加迫在眉睫:股票市场的大跳水令投资者感到惊慌,而增速明显放缓的国内经济又促使中国官员让人民币贬值。中国政府加强了防止资金外流的执法力度。据一些经纪人说,中国许多富人担心政府可能会剥夺他们的财富,或是通过让人民币进一步贬值导致的国内通胀率上升来使他们的储蓄缩水。 这种担忧情绪促使他们将大笔资产转移出境,同时尽量做到不被人察觉。

从2008年开始,中国就成了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但最近,中国企业和富有的个人也开始对美国资产发生了兴趣。今年,中国监管机构放宽大型保险公司对海外房地产的投资后,一家中国保险公司以19.5亿美元收购了纽约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 hotel),创下美国酒店收购价格的历史纪录。

中国富人也热衷于在美国购置房产或公寓。在经过了一波历时五年的美国房地产投资热潮后,全美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最新数据显示,到今年3月为止的一年间,中国已经超越了加拿大,成为美国房地产的最大境外买主。

房产中介称,尽管由于中国国内市场的动荡,中国富裕人群最近几个月在美国购置住宅的势头有所减弱,但寻求投资商业楼盘的中国投资者们依然在积极买进。有些中国房产投资人将资金集中在一些匪夷所思的目标上,比如小型的写字楼,连锁酒店,以及其他一些不起眼的的不动产项目。这些地产项目分布在美国的大城市或其周边地区。这显示中国房产投资者们正抓住机会将尽可能多的资金转移到中国政府管控不到的地方。

不动产登记记录、房屋中介和其他交易参与方提供的信息显示,在过去的几年,中国投资者买下了加利福尼亚州长滩(Long Beach)的一条商业步行街,临近洛杉矶国际机场(Los Angeles International Airport)的一家万豪酒店(Marriott hotel),纽约斯塔滕岛(Staten Island)的一栋临水办公楼。此外,同一消息来源还指出,他们至少还参与投资了韦斯特切斯特县两个大型公寓项目,并购买了位于纽约皇后区埃尔姆赫斯特(Elmhurst)社区的大量不动产。

纽约麦迪逊地产资本公司(Madison Realty Capital)联合创始人泽根(Joshua Zegen)说,中国投资人的投资不仅是为了盈利,也是为他们的资金寻找一个去处。泽根的公司为纽约皇后区一个高档公寓项目的开发商提供了1,000万美元贷款,中国富人在该项目的投资人之列。

近年中国公司纷纷投资令人炫目的美国豪华商业楼盘,例如以破纪录的高价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以及计划在旧金山建造当地最高的楼盘之一。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实施在国内股市崩盘后旨在限制国内企业大举投资海外的措施,上述这些种类的交易可能就会遇冷了。

与此同时,中国的中产阶级家庭也因为在美国购买单户住宅和公寓而受到了关注。房产经纪人说,这种交易很可能也会降温,因为北京正在设法防止资金外流。中国个人在海外的投资上限为每年5万美元,在今夏的股市暴跌之后,中国官方誓言将严格执行这些条例。在那之后,中国股市收复了一些失地。

然而据理财顾问和私人银行家们说,富有的个人投资者一直对这个海外投资上限规定不屑一顾,他们选择通过家人和朋友在美投资。其中有些人原本就做着出口导向型生意,他们将赚得的美金以房地产或其他投资形式存放在海外。周一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的外汇储备在11月下降至两年多来的最低值,这引起外界对中国阻挡资本外流能力的担忧。

纽约房地产经纪人Katie Kao表示,任何对资本加强控制的行为,包括中国政府9月份对外汇交易的收紧,都将刺激中国巨富们向美国转移更多资产。

她说,中国富人们希望尽快增加对美投资。Katie Kao同时也是美国亚洲地产协会(Asian Real Estate Association of America)纽约东部分会(New York east chapter)的创始会长。

想弄清美国亚洲地产协会在美国拥有的商业房地产数量并非易事,因为他们通常会掩盖交易痕迹。像美国房地产的许多其他富有投资者一样,中国人也喜欢通过私人公司或美国本土合伙人来完成交易。

举例来说,纽约开发商Steven Wu就一直担任皇后区某住宅小区项目的代言人。据知情人士称,该项目吸引了大量的中国高 值投资者,他们帮助以5,350万美元买下了这块地。

另外,富有的中国投资者还会合伙出资,请一家公司代表他们出面购买房地产。总部位于香港的联懋国际有限公司(Joint Treasure International Ltd.)去年曾代表一位中国富商和其他亚洲投资人以4亿美元的价格将一处面积为8英亩(约3.24公顷)、位于比弗利山庄(Beverly Hills)的地皮卖出,而四年前的购入价格约为1.5亿美元。

据房产经纪人称,中国资金的影响多集中于某些特定的城区。以纽约为例,这里有相当大华人社区的居民区正在从中国大陆的富人那里吸引来越来越多的资金。

在皇后区的法拉盛(Flushing),近一半的居民都是华人或其他亚裔,据美国房地产状况研究公司CoStar统计,截至11月底,今年法拉盛的商业地产销售总额为12亿美元,比2014年总额高44%,是2013年总额的两倍多。该公司数据显示,今年这些交易的平均价格为每平方英尺382美元(约合每平方米26481元人民币),而2013年的平均交易价格为每平方英尺234美元(约合每平方米16221元人民币)。

中国投资者在竞标埃尔姆赫斯特皇后大道(Queens Boulevard)及周边地区商业地产时一直非常积极。高纬环球资本(Cushman & Wakefield)的市场部副总监多诺万(Tom Donovan)说,在过去的18个月中,该公司售卖了八处皇后大道沿线地产,中国投资者六次中标,另外两次出价排名第二。

多诺万表示,中国投资者的活跃参与确实正在影响着定价。他说,待售的楼房供不应求,而随着积极的购买者越来越多,房价已出现可观增长。

一些中国上海的高 值投资者最近和纽约投资公司Borland Capital Group一道,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66个公寓单元:它们分别位于韦斯特切斯特县最高的两栋建筑物内──白原(White Plains)的丽思卡尔顿酒店(Ritz Carlton)和新罗谢尔(New Rochelle)的特朗普大厦(Trump Plaza)。

公司创始人博兰(Brent Borland)称,他们计划将这些公寓出租一段时间并最终出售。

“当我们想将这些公寓出手的时候,我们的中国合伙人有能力把这些房子卖给中国人。”博兰说。